新聞中心
企業新聞
媒體聚焦
行業動態
公司公告
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聚焦
 

拖欠民企賬款“限時清零”:跨省欠款需更高層協調機制

 
字號:[ ]
 

“大體上的數據已經有了,目前正在統計分析研判。當然,有的還需要進一步核實,聽取雙方的意見。”12月4日,江蘇省工商聯一位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拖欠民企的賬款問題,需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必要時,還需要由省級向中央請示。”

在11月9日的國務院常務會上,李克強總理指出,各地要抓緊開展專項清欠行動,切實解決政府部門和國有大企業拖欠民營企業賬款問題。

按國務院開展專項清欠行動的要求,一是凡有此類問題的都要建立臺賬,對欠款“限時清零”,各地要在2019年春節前向國務院報告情況;二是嚴禁發生新的欠款。

隨后,全國工商聯經濟部發函,要求各地工商聯提供政府部門、央企、國企拖欠民營企業賬款,大型民營企業拖欠中小企業賬款的文字材料,材料要具體詳實,有拖欠的具體項目、拖欠時間和金額。

檢索發現,目前已有江蘇、湖南等多個省份要求積極處理拖欠民企賬款問題。不過,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各地“限時清零”的時間表仍在制定中,都表示“有難度”。

“情況比較復雜,不能只聽單方意見,從我們初步的排查了解看,主要是歷史遺留問題導致的,特別是一些部門更換負責人。”江蘇某國家級開發區紀委書記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其所在設區市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已要求紀委監察部門牽頭,對民企報上來的每筆欠款仔細甄別,如涉及惡意拖欠的,必須限時支付全款。

跨省欠款如何協調

為何民企被政府、央(國)企等拖欠賬款的情況被中央高層關注?

這是因為,國有企業多處于產業鏈上游,而民營企業大多處于末端,以提供制造業產品特別是最終消費品為主,盡管兩者存在互補、合作、支持的關系,但末端發展始終受制于上游。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約一個月前,常州市司法局率先在江蘇省內司法系統響應中央民營經濟座談會精神,由市律協牽頭為轄內民企提供“法律體檢”,統一下發調查表,尋求企業發展中可能需要的法律服務,由司法系統拿出針對性措施,促進民企高質量發展。

“初步梳理發現,民營企業在經營中的法律服務需求在合同債務上占據了較大的比例。”常州市人大代表、市律協副會長郝秀鳳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當前正進行歸納分析,并由司法局統一上報市政府供決策參考。

在通過多方協調機制聯絡后,郝秀鳳發現,常州市內,甚至江蘇省內的“政府、國企”都給予了積極響應,表示愿意就欠款問題“甲乙雙方”可盡快約談,“但是,超出江蘇省外的可能沒有太多的辦法。”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這一情況,上市公司蘇州金螳螂裝飾所遇尤為典型。這是江蘇多個設區市當前民企被拖欠賬款的一個縮影。

到2018年第三季度末,金螳螂財務部門統計發現,其被政府、央(國)企拖欠的賬款超過200億元。某企業的一位高管告訴記者,以政府拖欠為主。

其中,以東北某市公安局主導實施的“智能交通系統及報警與監控系統(二期)工程”為例,金螳螂僅在2015年收到預付款3000萬元。按照合同約定,該市公安局應支付1.57億元(包含已經收款的3000萬),施工完成至今已近6年,企業因累計墊資產生的利息就近6000萬元。

“這個情況比較特殊,因為對方(東北某市公安局)始終不理會我們的訴求,只說是財政無力支付。”上述高管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12月4日,有江蘇省審計系統的人士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國務院要求的“限時清零”難以給出具體時間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大量拖欠民企欠款的政府、央(國)企并非在本省管轄范圍內,如何解決,需要更高層面的協調。

國企如何看待“拖欠”

就企業被政府、國企拖欠賬款的情況,多個民企負責人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不能說太多,因為還要接他們的單。”

那么,政府以及國有企業是如何看待自己的“拖欠”呢?

“我們對下游合作企業是有欠款,但都在信用期內,都是正常的資金和業務往來流程。”江蘇某省屬國有企業董秘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比如3個月期限的應付賬款,可在第一個月支付,也可在第三個月支付,只要在“期限范圍內”就不是違約。

他透露,目前集團已要求統計對民企應付賬款的情況,但是否在“期限”內提前支付要看具體企業的需求。

亦有國企人士對記者表示,存在國企“拖欠”民企賬款現象的一個原因是,“民企提供的產品質量或服務沒有達到要求”,“也有民企惡意利用國企信用,形成欠款的,還有在工程款領域有虛報的,或與原來預算的價格不一樣,都需要進行仔細甄別。”

“我們已委托了京衡律所在常州打官司,走法律程序快5年了。”浙江萬鑫裝飾公司法人代表章建標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他在常州中標的一個政府工程目前就拖欠了他1億元左右,“一是區政府換了主要領導,二是當時代表政府簽約的公司破產了,現在不知道找誰討要工程款,一直在走法律程序要錢”。據悉,為了拿到拖欠的賬款,章甚至為政府如何還款設計了“路徑”。

國企改革實踐者和研究者宋文閣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綜合看,政府、國企拖欠民企賬款的各種原因都有,有良性的也有惡性的,但都導致了資金鏈的不健康。

但從宋文閣多年的研究看,民企被拖欠賬款的一個主要原因是政府一定程度上任意擴大基礎建設等工程規模,財力不足以支撐,同時也有“新官不理舊賬”情況。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指出,對地方、部門拖欠不還的,中央財政要采取扣轉其在國庫存款或相應減少轉移支付等措施清欠。

“對于政府和國企拖欠的賬款,合同到期后,過去很多企業都不敢或不太愿意起訴,但從本次中央關于民營經濟發展的精神看,現在可以理直氣壯地起訴了。”江蘇省政協委員、一級律師董運弟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要促使政府意識到,拖欠民企賬款已不是一個簡單的合同履行問題,按時足額支付賬款是黨的政策要求;對企業來說,有中央精神“撐腰”后,也要破除守舊理念,該走司法程序的就要“理直氣壯地走”。

江蘇博事達律師事務所執行主任周連勇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對民營企業所涉糾紛,司法機關依照法定程序處理就是為了體現公平公正,從大的法律原則到具體的庭審程序的設計,到對司法人員清正廉潔、職業操守的要求都是為了體現公平公正。

【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