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企業新聞
媒體聚焦
行業動態
公司公告
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聚焦

惠譽:中國需要更多的基礎設施才能實現向現代經濟成功轉型

字號:[ ]
國際評級機構惠譽于8月10日發布《中國基礎設施投資藍皮書》(下文簡稱“藍皮書”),藍皮書指出基礎設施投資仍是中國的主要經濟支柱。
藍皮書指出,基礎設施投資是中國城鎮化戰略的重要基石,中國政府計劃在2020年前使城鎮化率達到60%,這需要加強市政基礎設施以滿足城鎮人口日益增長的需求、加快勞動力和資本的跨區域流動。
向消費主導型增長模式轉變不能簡單理解為節約投資
自2014年以來,隨著中國轉向消費主導型經濟,消費已經超過投資成為GDP的主要貢獻方;葑u指出,從投資主導型增長到消費主導型增長的過程是一個逐步再平衡的過程,對于降低資本和資源進一步錯配的風險非常重要。
2014年以來消費在中國GDP中占的份額越來越高,但是固定資產投資2017年在GDP的占比仍高達三分之一。其中,房地產和制造業對固定投資的增長率貢獻度大幅下降,基礎設施投資成為固定投資增長的主要推動力,貢獻率已由2013年的21.5%上升至2017年的27.4%。
2010-2014年間,固定資產投資年均增長率超過20%,但由于房地產和制造業投資增長放緩,2016年和2017年分別降至8.1%和7.2%,其中房地產對固定資產投資的貢獻率從2013年的25.6%下降至2017年的22.1%,制造業的貢獻率也從33.9%下降至30.7%。相比之下,政府主導的基礎設施投資是過去五年中刺激固定資產投資總額增長的強大力量;A設施投資在2017年大幅增長13.9%,超過了制造業和房地產同年的投資增長率(分別為3.1%和3.3%)。
藍皮書顯示,目前高鐵等大型國家項目已走出投資高峰期,地方政府的重點工作已轉變為發展城市軌道交通、解決用水短缺、排水、 污染和相關問題。
惠譽認為,固定資產投資仍將在十三五計劃期間(2016至2020年間)保持強勁增長。財政部曾于2014表示,中國的城鎮化率要在2020年前達到60%。而截至2017年,中國按城鎮人口衡量的城鎮化率為58.5%,比2016年上升1.17個百分點。
根據第十三五規劃大綱,2016年到2020年間要對交通運輸基礎設施的投資達到人民幣15萬億元,包括用于公路建設的人民幣7.8萬億元和用于鐵路支出的人民幣3.5萬億元,比十二五規劃支出高出人民幣2.5萬億元。按照國務院的規劃,對環境保護和水污染防治的投資很有可能超過人民幣9萬億元,還計劃新建3000公里的城市軌道交通線路和停車設施,升級市政管道和地下基礎設施等。2016年和2017年,中國在交通運輸基礎設施固定資產投資上投入了約9.8萬億元,在市政基礎設施上投入約15萬億元;葑u指出,盡管中國在過去的十年中加快投資,但中國與發達經濟體的人均基礎設施投資仍存在較大差異。就鐵路網總長度而言,中國位居全球第二,僅次于美國。但是,2015 年中國平均每百萬人鐵路里程數僅88公里,僅相當于七大工業國人均里程數的17%。就公路里程而言,中國的總里程數在2015年僅為美國的68%。2015 年,七大工業國的平均里程數是每千人13.9公里,而中國僅為3.3公里,僅為七大工業國平均里程數的24%;葑u測算,按照目前8%的固定資產投資增長率,中國仍需18年才能達到七大工業國的平均里程數。
種種差距表明中國確有投資需求,向消費主導型增長模式轉變的再平衡不能簡單理解為節約投資,中國需要更多的基礎設施才能實現向現代經濟的成功轉型,并在這些經濟參數上與發達國家接軌。
基建支出日益依賴地方資金
報告認為,對于中央政府而言,控制地方項目支出比控制大額國家項目更難,因為城市項目主要由地方政府主導。中國基礎設施固定資產投資的資金主要來自地方政府自籌資金、 國家預算資金、國內貸款和外國借款。地方自籌資金2016年為基礎設施投資提供了約60%的總資金,較2010年的49%上升,為最大的資金來源;葑u指出,國家統計局對自籌資金的官方定義并不明確,包括各類企事業單位的自有資金和從其他單位籌集用于固定資產投資的資金。
值得一提的是,國內貸款占全部固定資產投資資金的比例從2010年的30%左右下降至2016年的15%,很大一部分的下滑缺口被其他資金來源填補,包括PPP項目融資的股權部分、非銀行貸款融資、政府性基金(主要由地方政府土地出讓金收入組成),以及地方政府融資平臺等。
2017年年中財政部實施了更嚴格的財政政策,以減緩信貸增長和控制杠桿率,包括叫停高杠桿率省份的投資,實施更嚴格的PPP法規,限制資產管理產品和影子銀行部門。
惠譽表示,新的PPP和資管新規將在短期內遏制基礎設施支出的增長,部分現有項目甚至可能被擱置。 但是,由于基礎設施投資對中國的城鎮化戰略和經濟發展至關重要,大幅放緩的可能性不高。
【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